故事:说要带我赚钱结婚的男友,为5000块把我卖去偏远山村(
2019-11-24 13:44:08

那个说要带我去赚钱结婚的男朋友以5000元把我卖给了一个偏远的山村(上)

戴毅在蔬菜市场捡烂苹果时遇到了小学老师。他就是吴老师,他告诉他知识是关键,并给了他希望。戴毅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无数个夜晚,他的外表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支持他一页一页地完成困难的作业。

他现在在一所高中教书。他还记得这个勤奋的学生。得知戴毅的遭遇后,他不太难过,叹了口气说他应该继续学习。

然而,现在多说无益。他把戴毅介绍给了他任教的高中的一个安全职位。他现在正在招募保安。他不厌倦每月2500包的生活和饮食。老师建议他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进行自我检查。戴毅非常感谢老师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并为他指明了一条路。

学习,或者老师是对的,一个人必须学习,而不是没有智慧的学习,因为他没有学会忍受那么多痛苦。

当戴毅还是保安的时候,他过得很轻松,有吃有睡,一个人能花15000元。老师偶尔来看看他是如何学习的。他满怀对未来的希望看着每一本书,希望将来他们能通过爬上一层楼梯来成就他。

他心里感激老师。他一次又一次地自救。在戴毅看来,他只是他的父亲。做父亲应该是这样的。他诚实、善良、聪明,不是一个只会把钱花在妻子身上的酒鬼。

“很遗憾他不是我父亲,否则会很好。”戴毅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罐头盒里的饼干给王庆庆看,“看,他还给了我这个牌子的饼干。他给了我一包,一包有三块。”

戴毅是一名教师和父亲,直到老师的亲生儿子被这所高中录取。老师不常去警卫室看看戴毅每天放学后是怎么学习的。他必须照顾他的儿子,和他的儿子一起完成学业,和他的儿子讨论功课,和他的儿子一起吃饭。

戴毅每天都看到老师和他的儿子肩并肩穿过玻璃走出校门,一路上说笑。他拿着书,盲目地看着这两个人,直到看不见为止。直到那时,他才放下书,轻轻地拿起手机。

直到那一天,他才意识到老师不可能是父亲,他的父亲仍然是酒鬼,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出路了,读书有什么用,老师也没有来看他。

他在洗头室遇到了一个洗头妹妹。这个小妹妹是白色的,长着黑色的长发和腰。当他看到戴毅时,他总是甜甜地喊“戴大哥”。

戴毅也说不出他喜欢别人什么,但是在她家洗头总是让他感到轻松自在。戴毅认为一次20美元是惊人的。小妹洗发,带着暧昧的微笑说还有更贵的。她问戴毅她是否愿意试一试。戴毅不愿放弃15美元,也从未见过如何洗200美元的头。

但是戴毅给洗发水小子买了一条200美元的银项链。店员拍了拍他的胸部,说如果是假的,你会把我砍死。戴毅也拍了拍他的胸口,对洗发水小子说,如果是假的,你就把我砍死。

洗发水妹妹笑着接过项链,说谢谢,并请他去看电影。

和我洗发水妹妹在一起的日子就像仙境,有梦想和奢华。他第一次感到需要、爱和尊重。我洗头姐姐轻声给我起的名字会让他心跳加速。

“哦,是的。”戴毅讲到这里,突然看着王庆庆。“她的名字也叫王庆庆。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阳光明媚。”

看着戴毅的眼睛,王庆庆不禁浑身发抖,连忙转移话题。“世界上有许多同名同姓的人。我不认为现在为时过早。为什么我明天不回来?”

“不,我很快就结束。”戴笠垂下头,微笑着摆了摆手。

和王庆庆在一起的时光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当然,是王庆庆给他洗头,而不是王庆庆来采访他。

一千五百美元一点也帮不上忙,但是戴逸没有别的办法来取钱,所以他不得不捏一些花,找个人借。通常一起喝啤酒和吃花生的保安听到他们想借钱时会哭着说他们没钱。仍然是吴小姐心地善良。当他听说戴逸穷得到处借钱时,他来到警卫室看他。那是吴小姐最后一次来看戴逸。

当他在找戴逸时,他发现戴逸躺在床上,脚上拿着书看电视。他找到的人是吴小姐。

戴逸感到有点尴尬,只想站起来和吴先生打个招呼。他看到吴先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就低声责备他。戴逸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听到他继续说:“我以为你有问题,你让自己摔倒了!这是你的自我放纵!你每天在这里做什么,而不是及时学习?我听说你到处借钱。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旁边的保安探出头来,有些幸灾乐祸地说,“他和一个洗头的妹妹相处得很好。他花钱了,没有任何食物。”

吴先生的脸变得像猪肝一样,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戴毅的脸变红了,就像被父亲抓住偷看不合适的书一样。但是两三个小时后,这种羞耻感有消失的趋势。他安慰自己。吴老师只把他当成一个穷人,想帮他一把。他不是他的父亲,也没有资格控制自己。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它来自王庆庆。她说她被一个客人缠住了,让戴毅赶紧过来替他补上。

只是一个喝醉的客人想花200元洗头。王庆庆不喜欢他葡萄酒的味道,让他再次醒来。客人不高兴,拉着王庆庆的手,坚持一些理论。

戴毅到达时,客人们理论上正在上升。他们称王庆庆只是个卑鄙的家伙。戴毅心里已经憋屈了。听到这里,他突然开始明白如何洗一个200美元的头。他感到更加怨恨,但他打不到王庆庆。王庆庆是他的甜心。他挥动手臂给客人们一拳。

这位客人又胖又壮。他喝着酒,被震惊激怒了。他拿起一根棍子,打在戴毅的头上。一根棍子不够,几根棍子被带到戴毅的腿上。当戴毅躺在地上抽烟时,客人事后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扔掉棍子跑掉了。

幸运的是,警察很有效率,仍然抓住了客人。

“他仍然是个富人。他支付了我的医疗费用,还额外付了我10万元。我因为离开岗位去战斗而被解雇和致残。”戴毅指着他的右腿,给王庆庆看。王庆庆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突然,她想起了和她同名同姓的洗发水妹妹。“王庆庆呢?她和你怎么样?”

“她?”想到王庆庆,戴毅笑得更灿烂了,“她差点要嫁给我。”

戴毅为王庆庆打开勺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另一条腿,这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抱着戴毅,说她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么好的人。她愿意为她打人,为她挨打。

王庆庆告诉戴毅,他的生意不干净,并问戴毅他是否不抛弃她,愿意和她共度一生。

戴笠晕乎乎地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事情。虽然他没有野心,但他比戴三义强。他不需要买妻子。有些人爱他,愿意嫁给他。他还能放弃什么?他不是他自己。

戴毅拿了10万元,决定结婚。他想盖一栋房子,娶一个妻子,过自己的生活。

戴三义知道他的一条腿瘸了,他有10万元,所以他知道他梦想中的美好生活即将到来。他收拾了一下自己,去找他的儿子,但他没想到在他儿子旁边会有另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好的女人。

她一针见血地揭穿戴三义是拿钱,从妻子开始就拍着他的手掌,说到喝酒和殴打儿子,戴三义的脸色变得灰白,看着隔壁病床上的病人伸出头来相当活泼,戴一义感到尴尬和温暖。

他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人站起来咒骂他。即使诅咒的人是他唯一的亲戚,他仍然感到受宠若惊。看着父亲丑陋的脸,戴毅想起了当年他打他、骂他、剥削他的那些日子,心里松了一口气。

但拒绝做太多事情的是他的父亲,所以他像父母一样打电话给戴三义,并答应给他1万英镑养老金。他会拿剩下的钱和妻子结婚并盖房子。将来,如果他饿了,快要死了,他可以和他一起去吃饭,但是没有必要喝酒和找乐子。他要结婚了,他也将成为父母。

戴三义灰溜溜地走了,一路责骂戴义和王庆庆。

王庆庆余怒未消,骂了戴毅一句,说他是个被人欺负的软包子。戴笠也笑了,带着亲切的微笑抓住她的手。最后,他说,毕竟,他也是我的父亲。

戴毅在医院呆了三个月。当他正要离开医院时,王庆庆开始举行婚礼。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主要的事情是买一栋房子。王庆庆认识一个朋友,但缺钱。只要需要8万元,他就可以支付30平方的二手房的首付款。剩下的1万元被用作支撑小吃摊的资金。他们在黑暗中工作了五到六年,可以节省一笔全额费用。

戴毅沉浸在拥有房子、妻子、儿子、女儿和希望的生活中。她让王庆庆尽快拿到8万元买房。她再也不想去那里,也再也没有回来。

“我一直认为她出事了,我很愚蠢。然后我意识到她骗走了我的钱。”戴毅结束了吸烟和故事。他眯起眼睛,突然说,“事实上,你看起来很像她,毫无意义。”

"女孩比男孩白。"王庆庆尴尬地笑了笑,按下录音笔。“我会回去收拾材料的。如果写好了,我会尽快通知你。”

"你不是说你有钱提供材料吗?"戴毅问了一句。

王庆庆正忙着收拾行李,头也没抬地点点头。“是的,大约300美元。”

“我这个故事编的?有起有落,一波13折吗?”

听了戴毅的话,王庆庆有些恼火,转身问他:“是你编的吗?”

戴毅点点头。“否则,谁会这样失败?”

王庆庆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脸上的愤怒已经被隐藏起来,她是一个纪录片作家,如果这个故事是假的,这意味着如果她写出来,她将有砸碎她的招牌的危险,“仅仅为了这三百美元?你这么缺钱吗?”王庆庆的声音又尖又细,像一只长脖子的鸟。

但下一秒钟,她的脖子被戴伊抓住了,她发现戴伊头上确实有一道缝痕,她的脚确实不稳定。她的愤怒变成了恐惧,她的声音因抽泣而颤抖。“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那样做的,但是我花了很多时间看这份手稿,所以我有点激动……”

“你真的不能开玩笑。”戴逸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她的声音很柔和。“我说的是真的。我是戴逸。戴逸真的很虚弱。”

王庆庆的心怦怦直跳,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他都试图温柔地安慰他。“我知道,我知道。”

“但我也撒了一个小谎。”戴毅在王庆庆耳边轻声笑了笑。“我真的杀了人,不是12个,不是20个,只有一个。我只杀了一个人,我只杀了你,阳光明媚阳光明媚。”

王庆庆听了冷汗直冒,挣扎着要跑,但被戴毅紧紧地束缚着,她在挣扎和恐惧中渐渐失去了呼吸。

10

太阳正在褪色,地球上覆盖着模糊的橙色。

一个女人带着儿子从学校回来,看见疯子坐在烂尾楼的二楼,唱着歌,跳着舞。她急忙走得更快。

戴笠独自坐在地上,看着王庆庆被他掐死在怀里。躺在他怀里的是王庆庆,王庆庆叫他戴哥,王庆庆骗了他的钱。

事实上,他怀里什么也没有。凳子脚下的饼干盒里放着两块圆形饼干,其中一块被咬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专门为疯子而来,静静地聆听他的起伏,但不值得一提。

戴毅是个疯子,一个非常真实的疯子。我听说他有迫害、妄想、人格分裂、癫痫和无法控制的吐痰综合症。

这都是听说过的,他只有一种病,他总是想象一个叫王庆庆的女人来听他的故事,她是他生命的终结故事,他会告诉她所有的故事,然后温柔地杀死她,杀死她所有的痛苦和委屈。

他讨厌每个人,但他只杀了一个人。(作品的标题:“你是说他真的杀了人吗?”作者:游鱼,鱼和鱼。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